云雾缭绕

给位太太,要是不喜欢我转载的话跟我说一声就行了,我就会删掉

【柱斑】监狱里的撒旦(1)

♣️地府代理人♣️:

各位好啊!疼痛感之前先发一篇别的!(揍,你再废话)
柱间是被人送来的囚犯(囚你妹啊)
总之他遇见了斑。(总之你妹阿?)
好了,更文了(鼻青脸肿)
这里的设定是柱间不认识斑,斑也不认识柱间
泉奈是斑的弟弟,是一个人类。

———————————————————————
柱间是被送到这里来的,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永远也出不去了,不能去那条河的河边,不能打水漂,也不能看见自己的弟弟了。

他永远记得自己刚被送进来的时候,一个优雅的男声对他说:“这里是失乐园。切记这里的告诫,七十二个恶魔从来不会去分辨真假。”

“所罗门的七十二个恶魔”。

这是别人对这个监狱起的别名,从来没有人可以从这里面逃出来。而且这个监狱也被称为“夜晚禁地”。

“晚上千万不要出来哦。”那个男人把食指竖起,放到嘴上和柱间比作一个“嘘”的嘴形:“会有食人的恶魔哦。”

那个男人头发乱糟糟的翘着,穿着黑色的西服和黑色的紧身裤,勾勒出他优美形状的长腿。他外面套上了医生褂一样的白袍,带着黑手套。

这个男人的脸色苍白,给人的感觉是不食人间烟火。

据说晚上企图从这里逃出来的人,有的剩下了血淋淋的残肢,有的人神智不清疯言乱语。

“等一等!你叫什么名字?”柱间扒着栅栏,一脸期望的看着面前肤若凝脂的黑发男人。“我是斑,”男人顿了顿:“宇智波斑。我是这里的收尸人,同时也有一个特殊的职业。”

“是什么?”

“黑夜的守墓人。”男人虽然语气温柔优雅,但是脸上却是无法比拟的冷淡和平静:“已经很晚了,桌子上有饭。”

他离开了,留下了柱间一个人呆在黑暗潮湿的牢房里。

真是一个奇怪的男人。柱间皱了皱眉头,打开桌子上那盏复古灯形状的白炽灯。照明范围并不大,但是至少可以看清周围的东西。他拿起床头上的一本书。

“撒旦的黑夜物语?真是奇怪的名字。”柱间嘟囔着,这本书看起来时间久了,纸张已经泛黄。他随手翻开几页,却发现只有第一页写满了字。

Falling angel Satan,very interestinged in the treassures of King Solomon.But his favorite is these who were imprisoned by the night.

“是英文啊。”柱间看了看,突然发现了后面有一行用红墨水的钢笔写出来的小字:堕天使撒旦,对所罗门王的宝藏很感兴趣。但是他最喜欢的,是被黑夜囚禁的人们。

这句话...柱间把书放下,躺在床上静静的思索。

我是黑夜的守墓人。

堕天使撒旦对所罗门王的宝藏很感兴趣。

夜晚不要出来哦!

“真麻烦...”一向温和的柱间感觉不耐烦了,他把头深深的埋在被子里,“这种地方要我怎么待啊...”。柱间被送进这里以前是一个大公子,虽然没有被娇生惯养,不过也养成了和别人时不时拧着干的习惯。

柱间又笑了笑,他打开桌子上饭盒的包装袋。“啧啧,是饭团啊?”柱间叨叨几句:“还知道我比较喜欢吃什么啊?”

他拿起一个正在冒热气的饭团,塞入嘴中。

许久之后,他砸了砸嘴,“味道还不错。”

“黑夜总是让人感觉兴奋,因为它隐藏着无数的危险。”一个声音从隔壁牢房传来。

“你是谁?”柱间从男人的语气中听出来那个男人没有危险。

“我是撒旦的座上宾,不过我是一个人类。”

“没想到还有人这样比喻自己,”柱间想笑,但他知道现在是夜晚:“这位先生,我想知道你的名字。”

“泉奈。”那个男人从容的回答了他:“没有姓氏,只叫泉奈。”

“我是柱间,千手柱间。”

“先生,看来你想离开这个牢房啊?”男人知道的很清楚。“刚才黑夜的守墓人已经告诉你了,晚上不要出去。”

“是吗?可是我很想出去。”柱间无视了泉奈的提醒,他玩弄着门锁。(门没有上锁?)“这无疑是一种邀请。我喜欢刺激。”“是吗?那祝你好运。”泉奈若有若无的声音传入柱间的耳朵里。“记住,撒旦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从黑暗中行走。”

“谢谢提醒。”柱间轻轻的推开生了铁锈的牢门,慢慢的往前走。“哥,你还真是狠心啊!居然不认识我了,是因为坠入魔道了吗?”泉奈看着柱间消失在黑暗中的背影。“不过也没有关系,我现在是一个人类。”

柱间攀着楼梯,一层一层的往上走。

大约的走到了四楼,柱间放轻了自己的脚步,在黑暗的走廊里移动。走廊两边的牢房黑漆漆的,仿佛是张着大口的妖物,随时等待着可怜的猎物进入。

远方突然传来惨叫声,柱间紧张起来,他扒着墙壁,侧耳倾听。

“别别!我不想出来!是...是有一个红衣女子喊我出来!”一个男子慌乱的辩护声,“不!不要!这是什么怪物?啊!”一声惨叫之后,一切终归于平静。

(夜晚不要出来,刚才的那个是警告吗?)

谧静的黑夜里传出来了嘎吱嘎吱的声音,不大清晰。

柱间朝着声源走去。越是往前走,声音便是越清楚。柱间听清楚了,他也看清楚了。借着月光,一个面色惊恐的人躺在地上,他的心脏部位只有一个血色的空洞,鲜血在他的身下汇聚成了小小的血洼,而且周围的地上全都是迸溅的鲜血。

这一幕让柱间快吐了。黑暗让尸体蒙上了一层黑色,显得更加诡异。

他感觉黑暗中有人,他听见了嘎吱嘎吱的声音。好像有人在啃咬什么东西。柔滑的月光照射下来,却迟迟照射不到那个黑暗中的狩猎者。

柱间突然没有那么害怕了,心底莫名的升起一股勇气。

“堕落的灵魂被撒旦珍藏,人性的肮脏在罪恶里徘彷。”柱间说:“黑夜的狩猎者,请露出你的真容。难不成你喜欢堕落的灵魂?”

“除了耶和华,没有人敢这么说我。”黑暗中的“它”伸张双臂,带着诱惑的语气:“你是第一个。”柱间认得这个声音。

“你是...宇智波斑?”

他的身体逐渐暴露在惨白的月光之下,柱间随即紧张起来,他握紧拳头,准备后退。这个男人给他的感觉不是一般的危险。

“柱间先生,你不必紧张。今晚我已经吃饱了,我不会伤害你的。”那个男人缓缓地说,随即一根利刺一样的东西飞了出来,划伤了柱间的肩膀。血涌了出来。

柱间忍着疼痛,看见了他的全身。

“果然是你,宇智波斑。”柱间朝后面退了一步:“堕天使,诱惑亚当和夏娃吃下了善恶知识树上的果实。你为什么会对这里感兴趣?”

“我可不是撒旦。”宇智波斑的装束与之前大有不同。他穿着黑色的衬衫,带着黑手套。乱糟糟的头发束成马尾,搭在身后。他仍然穿着紧身裤,踏着长靴。

斑带着狩猎者的眼神朝柱间走。

他的眼神不再冷淡,反而有着一种危险的诱惑,诱惑他坠入地狱。

他的嘴角有一抹朱砂红。

“很好,这就是你的秘密吗?”柱间问道。

“是又怎么样?”斑血红色的眼仁盯着柱间,良久,他笑了。“我处理了那个人类,是因为他犯了星期一的戒规。”

“我会替你保守你的秘密。”柱间微笑着。“也不错,”宇智波斑跳上了窗口,“我想我会给你一点失乐园特殊的待遇。”他擦了擦嘴角,跳了下去。

柱间突然感觉天旋地转,等待他醒来时,发现自己正在牢房里的床板上。

“千手柱间。“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该起床了。”柱间朝门外看去,是斑。斑现在如此的平静淡然,仿佛昨天晚上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柱间感觉脖子那里痒痒的,一摸,是一道划痕。

白天包裹着平静的人性皮囊,晚上苏醒后就像野兽一样疯狂。“去哪?”柱间问道。

“你去五楼吃饭,我去验尸。”斑整了整领子,“这就是给你的特殊待遇,不受别人的管理。除了我。”斑提着一个黑金箱子,离开了。






评论

热度(24)

  1. 云雾缭绕一骑当千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