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雾缭绕

给位太太,要是不喜欢我转载的话跟我说一声就行了,我就会删掉

带着高能穿越的少女(8)

竟然更了,不可思议

梧桐之殇——废木一根:

怎么办越来越长了……我觉得日后我一章可以突破两万字……


这章一万多一点……


两万,有希望……算了,一想到那字数我就想弃坑´_>`


——————(~ ̄△ ̄)~————


    开场就是千手柱间的一句:「我认为斑是上天给我的启示」,瞬间惊呆了所有人。


    什么双向暗恋哦,他们都看走眼了!


    原来“老实人”也是会骗人的,这表白简直了!


    [柱斑双视角,用字体与颜色区分出来啦]


    [你亲手杀了自己的天启]


    “绿色的代表朱迪,红色代表的是斑爷,别弄混了啊……”香草假装没看到一窝人快要吐血的表情,以一种堪称柔顺的姿态将自己团成一个团,小心翼翼的看着宇智波斑怀里好不容易被安抚下来,一脸乖巧的宇智波泉奈。


    香草:好……好可爱!(☆▽☆)


    奈奈小天使!


    【林间几度枯荣叶转风轻】在悲凉的歌声中,幼年的宇智波斑在幼年千手柱间的注视下打出了手中的石子,画面定格。


    微风吹过,幼年的千手柱间带着笑意看向远方。


    年少相识相知, 充满了单纯而又无邪的天真,就此纠缠一生。


    【雨落寂寞冢,年年清明】仍旧是熟悉的捅刀,仍旧是熟悉的宇智波斑跪坐在宇智波泉奈的床边。


    看着这里,千手扉间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压下了自己快要倒立的寒毛,试图往千手一族的人群中移去。


    宇智波斑的眼刀,都快把他给戳烂了!


    为什么他的大哥关键时刻一点用处都派不上!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亲弟弟命丧当场吗?


    千手柱间(天然黑):哈哈哈斑真温柔,只是瞪了几下扉间而已。


    【犹记前尘,身世飘零半言定】两族对质之间,在千手柱间一脸严肃的注视下,宇智波斑毫不犹豫的打开了蓝色的须佐能乎。


    【此生多坎坷】宇智波斑正伸手想要解释什么,宇智波的族徽在他身边绕过,没有丝毫留恋的转远了。


    【我命照孤星】在明亮的园日之下,跪在地上的宇智波斑终究还是垮掉了自己的背,手持着团扇,身上插着一柄长剑一点点的滑落在地。


    〖第一杯,祭天祭地,祭岁月冷清〗稚嫩的孩子低垂这头,背靠着的石头上还染着大量的鲜血,头上绑着千手徽记的幼年千手柱间推着孩子希望能够叫醒他,最后却只能抱着弟弟的尸体哭得肝肠寸断。


    “……果然……”窝在宇智波斑的怀里,宇智波泉奈眯着眼睛,看着视频中的画面,半天才憋出一点声音。


    直觉告诉千手扉间,宇智波泉奈接下来的话绝对不是他想听到的。


    “千手扉间你就是出生时没墨了才会这么白吧哈哈哈!”宇智波泉奈指着千手扉间,控制不住的哈哈大笑,结果一不小心扯到了伤口,瞬间又痛的龇牙咧嘴的,瞬间把宇智波斑心疼的不知什么样了。


    果然……千手扉间死鱼眼,他就不能指望宇智波泉奈的嘴巴里吐出一点好听的话。


    “闭嘴吧你,别就这样笑死了啊,要是你把你自己笑死了我能笑你一辈子的。”


    “哈哈哈……嘶——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死白毛!你就是想笑死我然后让斑哥被你哥抢走是不是?没门!”


    “呵呵,说的好像我想让宇智波斑出现在大哥身边一样。”


    面对千手扉间与宇智波泉奈像小孩子一样的斗嘴,宇智波斑也顾不上千手扉间了,他只是通红着眼角,几乎痴迷的看着宇智波泉奈。


    多久了?他多久没看到泉奈这么活跃的样子了……


    〖第二杯,祭你祭我,祭少年狂行〗幼年的两人坐在崖上,幼年的千手柱间对崖下的森林挥手似乎在说些什么,然后画面一转,相互对质的两人形象被他们孩童时期的样子所替代。


    〖第三杯饮尽,无人共醉也酩酊〗在一片祥和的背景中,千手柱间揉着一个小女孩的头,抬头看向信步走来一脸笑意的宇智波斑。


    〖不负生不负死,不负六欲七情〗身穿千手族服的千手柱间坐在被雕刻好的崖壁上,伴随着风吹动发梢,灰色的画面闪动,宛如回忆。


    不过刚刚应该不是他们眼花吧?刚刚他们是不是看到宇智波斑笑的一脸……傻样?


    错觉吧……众人瞥了一眼宇智波斑所在的方向,却被一双永恒万花筒给瞪了回来。


    哈哈哈哈肯定是错觉啦,他们怎么可能看到千手柱间作为忍界之神却是一脸猥琐大叔的样子不仅勾住宇智波斑的脖子用脸蹭了对方的脸蛋,还伸手停不住的揉着宇智波斑的脑袋?他们怎么可能看到宇智波斑刚刚红了耳朵?


    这不可能的啦,怎么可能……才怪啊!


    他们又不是集体眼瞎了!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宇智波斑都红到脖子了啊!


    “斑你好可爱啊……”千手柱间双眼亮晶晶的看着被他揉乱了头发的宇智波斑,兴奋的差点就忘记了他在哪了。


    会因为我脸红的斑,超——可爱的我给你们嗦!≧∇≦——by千手柱间


    “柱间你揉够了吧?!”宇智波斑根本就压不下脸上涌起的热度,感觉投射到自己身上的视线越来越多,宇智波斑开始有些坐立难安。


    他完全不能适应被人注视的感觉,让他有一种……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肆意侵犯的羞耻感。


    等等斑爷,你这个比喻真的没问题吗?Σ(っ °Д °;)っ


    宇智波泉奈: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_@


    但不管他们发生了什么,视频仍在继续。


    〖我走,我停,我逐的是我【影】〗幼年的千手柱间正拍着胸脯想要说什么,幼年的宇智波斑张口说出了让他无助的话语,然后夹杂了两人的兵刃相向,最后幼年的宇智波斑转头,露出一双通红的写轮眼。


    [影        是红色的唉]


    众人:信息量特别大!


    〖人间有孤鸾一剑伶仃〗蓝色的须佐套在了一脸狰狞的巨兽身上,背后数条尾巴停滞,宇智波斑在须佐内手持团扇镰刀似乎在说些什么。


    “快看!斑爷前期最霸气的时候,套着九尾打架!”作为一枚彻底失智的脑残粉,香草表现的格外的兴奋,“啊啊啊啊啊啊啊终结谷啊!要不是朱迪用木遁分身玩偷袭赢的就是斑爷了!”


    “你……冷静一点好吗?”千手柱间有些无奈。


    他已经知道后来他会捅死斑,但能不能不要老是说出来提醒他?


    再这样下去绝对没办法联盟的吧……


    千手柱间偷偷瞄着宇智波斑越来越不明的脸色想道。


    “好吧……你人好受欢迎你有理行了吧?”香草一脸的嫌弃,谁让千手柱间不在她的择偶范围里呢?“你们阿修罗一系还不是都一个样……(~ ̄△ ̄)~”


    “阿修罗一系?”别说千手柱间,就连千手的其他族人都有点愣。


    直觉告诉他们,这是个很重要的消息,但……


    阿修罗到底是谁啊喂!无缘无故冠上了别人的姓名他们千手可不接受!


    “嗯……这样吧,等看完这个视频后,看斑爷的意思怎么样?”


    不好!


    宇智波听宇智波斑的意思也就算了,凭什么他们千手也要听宇智波斑的意思???


    “别这样……”香草估摸着黑洞出现的规律,试图拖延时间,“毕竟这和斑爷也有关系啊……”


    “再说了,作为斑爷的脑残粉我不听他的听谁的?”


    说的好有道理啊……他们竟无言以对!QVQ


    只是……阿修罗……千手扉间摸着下巴思索着,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感觉阿修罗这个名字……略耳熟?


    〖对浩荡青冥〗宇智波斑与千手柱间在圆月下兵刃相交。


    〖我笑我疯,我破的是我命〗在一片黑暗中,宇智波斑转过身,笑的一脸肆意,然后闪过了千手柱间一身……白色的衣袍,紧接着就是千手柱间闭着眼一脸隐忍的站在宇智波斑身后,而宇智波斑则被千手柱间洞穿了胸口不可置信的表情。


    千手柱间感觉自己的胸口又中了一箭!


    他已经对联盟不抱有希望了。


    他现在只想知道,今天过后宇智波和千手什么时候开战……TAT


    〖这大梦十年方觉醒〗宇智波斑倒下了,躺倒在水泊中死死闭着眼。紧接着千手柱间也跪在了地上,一脸的绝望与死寂。


    [他是你的天启,你却杀了他]


    [别仗着人家喜欢就,,,他要是第二招就出娜美谁输还不一定]


    看着千手柱间投向他的那痛彻心扉的绝望的眼神,宇智波斑有些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他的挚友什么都好,就是喜欢胡思乱想这点最不好。(香草:斑爷你最没有资格说他了好吗?)


    他答应的事情什么时候反悔过,说了联盟自然就会联盟。


    再说了,宇智波的禁术他可都会啊,虽然代价他挺舍不得的。


    只是……看着千手柱间那混乱的表情,宇智波斑恶劣的决定要再观赏一下。


    机会难得啊!


    〖天下谁听〗视角拉远,在峡谷中,雨一直的在下。


    〖山河问我姓我名,五岳来迎〗两人幼年时期的相谈甚欢,成人后的临危高立。


    〖剑光照雪惊碎了江湖浪静〗黑暗中的刀剑相向,宇智波斑挥起了大团扇,千手柱间挥起了大刀,两人狠狠的劈下,团扇飞起,在半空中旋转着。


    〖红尘路上有几个爱恨随心〗两人缓缓牵起的手,镜头拉远,便是他们原本应该有的,联盟时的样子。随后,宇智波斑与千手柱间并排走向房上悬挂着一个“忍”字的房子。


    〖愿翻云覆雨〗放大的地图,伴随着地区的闪动,出现了身穿类似制服但却颜色字体都不一样的两个人,最先出现的千手柱间一身红白交错的衣物,帽子上还写着一个大写的“火”。


     “好……丑。”宇智波斑在千手柱间紧张的注视下慢吞吞的吐出了一句,很直观的表现了所有人的看法。


    “斑爷你别吐槽了,这是朱迪特意设计出来打算给你穿的,结果被扉间聚聚横插一脚给他自己套上了。”香草试图挽救一下木叶的诞生,“虽然是有点像白无垢吧,但朱迪穿起来还是可以看的。”


    千手柱间:那啥,你真的在给我洗白而不是抹黑?


    香草:对啊,我真的在给你洗白白啊(~ ̄△ ̄)~


    如果香草不提,或许别人还想不到那个地方去,可是一被人提出来……


    众人:卧槽真的好像白无垢啊!


    一想到给千手柱间套上白无垢后的样子……神特么的辣眼睛!


    “……那还是多谢了。”一想到自己身穿白无垢的样子……宇智波斑第一次由衷的感谢起了千手扉间。


    千手扉间:我到底干了什么了我?


    〖愿乱世不见刀兵〗视频中的千手柱间侧着脸傻笑着,然后画面切给了宇智波斑,白的让人怀疑人生的宇智波斑愣神的转过头,对着自己手中的叶子一脸思索。然后视角又转给了千手柱间,他正举着一朵花,笑的和善。


    扑面而来的和平,强行糊了所有人一脸。


    这种近如咫尺却遥不可及的和平……


    〖日月问我情我仇,四海也倾〗视频仍在继续。


    石子跳过水面,千手柱间笑的温和,目送走了幼小的女孩后,与一脸温和的宇智波斑相视而笑。


    〖未付生死却负你良风好景〗风吹动两人的发梢,然后在一片静止的印刻了忍界大族族徽的背景中,宇智波斑与千手柱间一脸凶残的扑向对方,擦过之后宇智波斑被千手柱间背后一刀,而宇智波斑面前的化作了木像。


    随后,刀尖仍旧沾染着血迹,宇智波斑背对着月亮露出了一个蛊惑人心的温和的微笑,身后是渐渐升腾起的树藤,以及变成了血红色宛如轮回眼的月亮。


    〖功与过是拍痛双肩的刑〗一只带着黑手套的,疑似宇智波斑的手狠狠的掐住了千手柱间的脖子,千手柱间痛苦的叫着扬起了头,脸上的裂纹表明了他死者的身份,而他头上带着的护额上的印记……有些像叶子,也有些像漩涡一族的族徽。


    伴随着查克拉被吸取,千手柱间的脸上开始不断的掉落尘块。


    〖谁应帝王名〗一身雪白的人悬浮在半空中,地上则是一片狼藉。


    众人用眼神示意着香草,尤其是原先那个用金平糖贿赂香草的宇智波小哥,干脆掏出了一把水晶糖塞给了香草。


    香草会意,轻车熟路的将糖隐秘的收入口袋,然后非常乖巧的往宇智波的方向挪了挪:“这是四战时发生的事情啦,朱迪头上的护额是木叶的标志……对了,木叶就是斑爷为他们两个建造的村子所起的名字,用朱迪的话就是——那就像他们两个的孩子一样,当然啦,最后这个孩子还是长歪了……”


    香草:哈哈,零食有了!宇智波家的零食肯定是最好吃的!


    视频君:等等妹子,你刚刚的动作是不是有点熟练过头了?你不是没脑子这种东西的吗?Σ(っ °Д °;)っ


    “那个……我想问一下,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到底……是什么关系?”看到香草十分的老道,宇智波小哥也松了一口气,悄声的问道。


    “兄弟!”香草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谁特么信哦!围观群众齐齐的翻了个白眼。


     “真的只是兄弟!只是纠缠了几辈子了而已!而且这辈子他们还没有为对方挨打下跪过呼吸呢!”香草非常“努力”的为柱斑两人辩解着。


    “那个……我记得小时候为了斑我被父亲罚跪打过诶……”千手柱间忍不住插嘴了,“不过过呼吸有点难,毕竟我是仙人体,这种症状很容易就会好的。”


    “柱间,你怎么都没说过?”宇智波斑眯起了眼睛问道。


    “因为那个时候斑你都不理我啊,而且这种事情也没必要说出来吧?反正没两天就会好的。”千手柱间心头一条,表面上仍旧是一副忠厚老实的老好人样,但就是这个样子,成功的引起了宇智波斑的心软。


    千手柱间:呼……


    “柱间……”宇智波斑的内心瞬间就站偏了,泉奈虽然重要,但柱间也很重要啊。


    宇智波泉奈:卧槽!千手柱间你丫怎么不去死啊!_(´ཀ`」 ∠)__


    围观群众……表示他们有一句话一定要讲,不仅要讲,还要和对家一起贴千手柱间的脑门上!


    神特么的兄弟!这“兄弟”情义请原谅他们完全不敢苟同!


    他们再怎么样也不会为对头家的任何一个人挨打下跪过呼吸!


    哦没有过呼吸,呵呵。


    现在谁要再和他们说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之间清清白白的他们能立马打回去!


    这种谎话都说的出来脸呢?


    鬼才信哦!


    鬼👻:我也不相信好吗?


    画面一暗一明,随后就又是宇智波斑战败躺在地上的画面。


    千手扉间举起了刀对准了宇智波斑的身体。


    千手柱间留下了眼泪,然后画面陡然一黑。


    『我死后,绝对不要伤害斑』带着托付的不舍,千手柱间的声音响起。


    然后,视频中的宇智波斑转动了一下眼珠子,画面再一次的黑了下去。


    「够了,我看到你的真心了」


   这话听着非常不对味啊!


    明明是同样的对话怎么感觉……味道完全不一样了呢?


    [你死了也就没人能伤到他了]


    对哦就是这个理了!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


    “啊……多么感人肺腑的兄弟情啊……”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香草说的时候在“兄弟”这个词上咬了重音。


    对就是这里!听着就像是千手柱间为了证明自己的感情而选择自杀但却被感动的宇智波斑给拦了下来一样!


    视频君:这么机智的肯定不是我那鱼唇的妹子!


    香草:啊哈哈哈哈哈机智什么的都是你的错觉啦……


    【第一剑为苦为难,为苍生无幸】歌词变成血红色之后画风也变了,鹰飞夜空,遍地尸骸,暗色的主调让在场的人都有些不适。


     血迹在背景上溅开,绽放出一朵血红的血花。


    【第二剑为恩为怨,为还报有凭】咆哮的两个孩子,碰撞下的两块石子上镌刻着类似的文字,快逃/快跑,有陷阱。然后,伴随着刀与苦无,一同坠落水中,渐渐沉底。


    【第三剑斩尽,虽千万人我独行】居高临下,宇智波斑冷眼看着石柱下的人群,然后一跃而下,落在了人群面前。


    夺目的写轮眼闪耀着死亡的光辉。


    【不悔生不悔死,不悔身后论评】万千青丝化作白发,剔透的水晶飞散在空中,衣袍上点缀着的九个勾玉,宇智波斑手持锡杖站立着,白发飞舞,静静的漂浮在那轮血月面前。


    【我走,我停,我逐的是我〖影〗】


    【人间有孤鸾一剑伶仃】族人背弃,宇智波斑背着团扇,独自一人向夕阳慢步远去。


    【对浩荡青冥】陨石撞破云层落下。


    【我笑我疯,我破的是我命】手撑着脸颊,被秽土出来的宇智波斑笑的一脸恶劣。双手合一结了个印,开着轮回眼的宇智波斑用手向前一推,升腾的藤蔓疯狂的席卷了前方的土地。


    等等等等!刚刚视频里宇智波斑结印的时候,胸口是不是有块迷之凸起?还是人脸形的?


    “这点我必须要辩解一下!”香草举手发言道,“斑爷胸口的那张朱迪的脸是别人弄上去的,虽然斑爷对那张脸适应极度良好还在朱迪亲孙女面前止不住的炫耀着朱迪的脸,但斑爷真的没有在痴汉朱迪。”


    众人:让我们盘算一下啊……有亲孙女=有儿子=千手柱间的对象是个女的=千手柱间与宇智波斑掰了?


    他们现在不知道他们应该是先鼓掌以示庆祝比较好,还是先控诉千手柱间渣男比较好……


    算了,还是吐槽一下宇智波斑的痴汉程度吧……


    “没想到啊……”千手扉间一脸的复杂。


    没想到宇智波斑你居然是这种人!


    听出千手扉间的潜台词,宇智波泉奈绝对无法容忍有人非议自己的哥哥,立马就怼了回去:“你们千手家真变态,连细胞都要在斑哥胸口上弄张脸,是生怕斑哥忘记他长什么样吗?”


    “那个……泉奈你还是先不要说了吧,还有扉间,你也少说两句好吗……”千手柱间颤抖着想要阻止接下来很有可能会引起宇智波斑强烈反应的话题。


    再说下去宇智波斑就要从“无法见人”转变到“知道了我黑历史的家伙都得死啊!”上面去了啊!


    到时候他可没把握拦下爆怒(娇)的斑!


    【这大梦十年方觉醒】宇智波斑身穿宽松的长袍,然后拉下了领口,给另一个人看看他胸口的疤痕。


    “那一刀,斩碎了斑爷内心所有的温柔,斑爷再也不愿意相信任何人,看透了人心的他终究还是没有看透自己人……”香草那带着惆怅的少女音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声音平和而又透着一股心酸与无可奈何,“斑爷与朱迪因为理想背道而驰,但斑爷却没有想到,朱迪是半途迷失了方向,而他选择的另一条道路,则是从一开始就是人为的。”


    “最后,一无所有,背负罪孽回归黄泉。”


    “所以说……斑爷可以不舔,宇智波可以不看,但黑绝必须死啊!”


    听着香草充满针对性的宣言,众人表示:为什么要看宇智波……不是!是黑绝到底谁啊!


    听样子这个叫黑绝的不仅算计死了宇智波斑,还把人利用了个彻底……厉害了谁家的?


    这么有能耐!


    众人:那个叫黑绝的,膝盖给你给你都给你!


    “你说……他对斑做了什么?”千手柱间低垂着头站起身,一步步慢慢的越过所有人,脸色前所未有的难看,“那个叫黑绝的,对斑做了什么?”


    “那个……我……”不得不说老实人发火的后果格外的严重,最起码在场的所有人都抑制不住颤抖的身体,面对千手柱间的气势,所有人第一次那么清晰的认识到——


    千手柱间,是与忍界修罗齐名的,忍界之神。


    香草支支吾吾的不敢说话,虽然她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威压,但看着周围的情况,香草还是觉得比起说话,她还是闭嘴比较好。


    她现在可不敢去撩老虎的胡子,尤其是千手柱间这种表面上吃素的老虎。


    “柱间。”就在众人沉默的时刻,宇智波斑开口了,语气平淡而又柔和,如微风细雨,安抚着千手柱间那跳动的神经,也成功刷了一把所有人的好感度,“回来吧。”


    “可是斑!”


    “被算计了只能说我技不如人,我还没生气呢,你在那气什么?”宇智波斑的态度十分坦然,愿赌服输,既然他愿意赌,那么他就愿意接受输的代价。


    只是满盘皆输罢了,他敢赌,就敢输,从来不悔自己做下的决定,这才是宇智波斑啊。


    只是宇智波斑还是有点好奇,那个“柱间”到底做了什么会让“自己”孤注一掷的去相信一个谎言。


    总感觉会是很过分的事情呢……


    众人……众人从来没有今天这么觉得宇智波斑那么温柔体贴过。


    就连炸毛,都带上了迷人的弧度。


    “斑……”千手柱间泪眼汪汪的看着宇智波斑,要不是宇智波斑用眼神强烈拒绝,千手柱间能直接扑在宇智波斑的身上。


    他的斑怎么可以这么温柔呢?=v=


    香草:……对不起我输了!我终究还是不敌斑爷自带的滤镜啊!TVT


    系统君:你输的不冤以及……妹子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智商啊!一会有一会没的,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香草:你猜~(~ ̄△ ̄)~


    【天下谁听】视频仍在继续,火遁的通红点燃了空间,漫天火花充斥着所有人的感官。


    【山河问我姓我名,五岳来迎】宇智波斑吐出火遁与千手柱间的木遁相互抵挡,随后又是宇智波斑对峙众人的画面,最后方的那几只巨大的尾兽让人瑟瑟发抖。


    虽然他们猜到了这是宇智波斑被欺骗后才干出来这种事情吧……


    但宇智波斑到底干了多大的事情才会让传说中宁死不往来的尾兽宁愿合作也要针对他啊!


    捅破天都没这么夸张吧?


    “啊斑爷好帅好腰……吸溜……”香草舔了舔嘴唇,然后转头看向之前贿赂他的宇智波小哥,一直盯着直到把人给盯毛了,这才幽幽的问道,“那个……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


    “什么?”宇智波的小哥矜持的微微点了点头。


     “你们宇智波开眼是看脸的吗?”香草一脸严肃,好像他问出的是一个有关世界生死存亡的问题,“为什么你们宇智波长的越好看的写轮眼等级就越高?”


    “而且你们宇智波是不是看颜值选族长的?真的打算打不过了就用颜遁遁死对面的吗?”


    “……”对不起这两个问题他还真的回答不了!


    想说不是……仔细想想看好像还真的是那么回事,可是想要违心的说是……


    对不起他过不了心里的那关!QAQ


    以及他们宇智波真的没有颜遁这种东西啊!QAQ


    “咳咳……长相什么的,不重要。”宇智波斑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突然反应过来他的动作有点不妥,连忙将手放下来轻咳了两声试图为宇智波辩解一下。


    绝对不能让别人以为他宇智波斑是靠脸上位的,感觉……丢人丢大发了。(////△////)


    “咳咳,看视频看视频!”香草欣赏够了宇智波斑的红脸,心满意足的挪开了视线。


    她怎么可能忽略千手柱间脸上那一闪而过的痴汉?斑斑还是……不她还是不想让斑爷那么容易被拐走啊!


    让她想想还有什么可以透露出来让斑爷彻底对朱迪失望然后分手的?


    难不成把日后宇智波灭族的事情透露一把?(不不不现在透露了我日后写什么?)


    众人:不了谢谢!


    【剑光照雪惊碎了江湖浪静】


    【红尘路上有一个爱恨随心】躲过了秽土千手扉间的攻击,千手扉间来崖上看到宇智波斑与千手柱间并排站立的画面一闪而过,紧接着就是千手扉间坐在桌上扭腰看向千手柱间拉开椅子的画面。


    “吸溜……”熟悉的声音响起,仍旧是香草吸口水发出的声响,“其实吧……扉间聚聚的腰也蛮好的……”


    “外表高冷内心火热的冷面男子……我就好这口……嘿嘿嘿,这种冷男子陷入情欲后的表情才是最带感的,好想把他艹到合不拢腿啊……”


    众人:!!!!!!!!!!!!!!!


    妹子你刚刚说了什么能麻烦你再说一遍吗?!!!!!!


    千手扉间眼角一抽,愣是绷不住他的那张冷脸。


    不行他得淡定……卧槽还是好想一刀捅死这个女人哦!


    不不不他得保持威严!不能因为……啊啊啊还是捅死算了啊!


    不不不……千手扉间彻底陷入了无止境的纠结之中。


    “切……”宇智波泉奈不满的切了一声,小声在宇智波斑怀里咕叨着,“就他?还不是一张冷脸……”


    “……泉奈,你说什么?”宇智波斑皱起了眉头。


    “没什么呢,斑哥……”宇智波泉奈搂住了宇智波斑的脖子,蹭着宇智波斑的胸膛一脸的满足。


    果然呢,还是斑哥最重要~


    死白毛什么的……根本就不重要!


    千手柱间?他不予以评价,非要说的话……


    千手柱间:啊扉间真受欢迎啊~


    ↑完全没意识到香草对千手扉间的定位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_←


    这个时候,视频跳出了一个画面,是宇智波斑用棍子捅千手扉间的。


    千手扉间:……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宇智波斑:……大……大快人心!


    宇智波斑突然感觉有点手痒了,看着千手扉间的眼神带着跃跃欲试。


    【愿翻云覆雨】蓝色的须佐冒出,头戴护额的宇智波斑一脸严肃。


    【愿乱世不见刀兵】


    【日月问我仇我情,四海也倾】闭眼后宛如回忆的少年时光,与战斗时一脸正色的千手柱间。


    【未负生死却负你好风良景】千手柱间自杀的画面,泪水坠落,石子飞溅过河面,千手柱间微微勾唇。


    【功与过是拍痛双肩的刑】


    【谁应帝王名】躺在地上的宇智波斑一脸的茫然,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就在千手柱间以为一切都该结束的时候,突然跳出了一个画面,是千手柱间端坐着一脸祥和,手上还捧着一顶帽子的样子。


    最顶上还有几行小字。


    [感觉宇智波最后都好惨的,明明都是又美又强大]


    [同是一起创立了木叶的人伟人]


    [千手柱间成为了千秋万代的影]


    [而宇智波斑却成了叛忍]


    [天道不公啊,夺走了斑的家人,最后夺走了斑的最后一片温暖]


    暴……暴击!


    千手柱间已经开始准备写遗书了。


    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斑能等他把遗书写完。


    “我问你。”在千手柱间忐忑不安的思考着自己的死法时,宇智波斑蹭了蹭怀里一脸气愤的宇智波泉奈,然后淡淡的对香草开口道。


    “是!请问斑爷有什么问题吗?”


    “柱间说的和平……他最后实现了吗?”宇智波斑低垂着眼帘问道,“不用送孩子上战场,不用时时刻刻面临亲人的死亡,能够让孩子无忧无虑的生活……”


    “实、实现了……”虽然不想承认并且打算黑木叶一辈子,但香草还是无法否认,宇智波斑说的那些,都实现了。


    “那好……”宇智波斑轻笑着对千手柱间伸出了手,“柱间。”


    “诶?”千手柱间傻愣的眨了眨眼睛,蹲在地上用木遁招出的树枝在地上刻刻画画的动作也停住了,看上去有点滑稽。


    “不是说联盟吗?还差最后一步呢。”宇智波斑的眼神十分的包容,充满了耐心的开口道。


    “斑,你真的……真的还愿意吗……”不出意料的,千手柱间被感动到了,他怎么也想不到,明知道最后的结局了宇智波斑还愿意和他联盟!


    果然斑对和平的渴望没有比他少多少啊!


    “族长!”“族长!”宇智波内传来了许多急促的呼喊声,“我们可以不联盟的!”


    “对啊族长!”


    “宇智波,还没到要牺牲族长来换取苟延残喘机会的地步!”


    “没错族长,我们还能打!”


    顿时,宇智波斗志昂扬,比起停战,宇智波更注重那属于宇智波的高傲。


    宇智波可以战死,但绝对不能失去傲骨!


    断了脊梁骨的宇智波,就不再是那驰骋沙场,让人闻风丧胆的宇智波了!


    只可惜,他们到现在才反应过来,但还来得及,他们绝对不会为了一己私欲放宇智波的百年威名于不顾!


    “住口!我才是族长!”宇智波斑的眼神很亮,带着深邃的星空的倒影,如同最璀璨的夜幕星河,“现在,两族都打不下去了你们还不明白吗?”


    “我们谁都经不起损失了!”


    “柱间!”宇智波斑不顾他怀里用力掰着他的胳膊想要将他的手抽回来的宇智波泉奈,直直的向千手柱间伸直了手。


    “斑……”


    “诶?柱间你……等等!”千手柱间被感动的两眼泪汪汪的,在宇智波斑止不住想要后退的惊恐的眼神中直接扑到了宇智波斑身上。


    宇智波泉奈:!!!!!


    卧槽死白毛你快把你哥拉走啊!要、要死了……QAQ


    “柱间!”感受到来自宇智波泉奈的颤抖,宇智波斑都快要炸了!


    “你给我起来啊!(´இ皿இ`)”


    “不要!”


    “大哥,咳咳,你挤到泉奈了。”感觉到宇智波斑身上越来越危险的气息,千手扉间觉得,如果他再不开口,宇智波斑估计能掀了这块地。


    他已经看到宇智波泉奈的脸色越来越黑暗了,按照宇智波泉奈的性格……大哥惨了。


    香草……已经在抹眼泪了。


    嘤嘤嘤她的斑爷好伟大!QAQ


    终于在宇智波斑身上抹足了泪水,千手柱间哭嘤嘤的被千手扉间从宇智波斑身上给撕了下来,压在千手扉间的肩上抽噎的咬着衣摆。


    宇智波斑不忍直视的撇开头,正巧对上了香草那似曾相识的表情。


    刚刚才看够了的宇智波斑:……


    怎么感觉这两个人哭起来都一个样呢?


    当然啦,两个都是斑吹哭起来当然差不多了(~ ̄△ ̄)~


    “我觉得,我们可以先谈谈黑……绝?他做了什么?”


    “根据我们……后世对你们的研究,黑绝是balabala……做过的事情大概……基本上这些年大部分的战损都可以算在他身上以及我们严重怀疑宇智波泉奈的死也是他引导的并且他还篡改了宇智波祖传的石碑,在未来他会散布谣言逼的斑爷你失去人心balabalabala……”一提到黑绝香草可谓是滔滔不绝,基本上就是把黑绝卖了个彻彻底底可以说是什么锅都往他身上甩了一遍甚至是连同六道的一起。


    所以,等香草说完之后,她的嘴巴都已经干了,但香草还是很满足。


    就是其他人包括日后最擅长日天日地日空气的宇智波斑都懵逼了。


    #诶呀妈呀好会搞事!#


    #听完后严重怀疑自己亲人不是死对家手上而是死在那个叫黑绝的手上#


    #挑拨离间了这么多年居然只为见麻麻一面孝义简直感动天地但为什么要针对宇智波和千手这恶意未免也太大了吧?#


    #宇智波与千手居然是兄弟家族你确定不是在驴我#?


    #等等阿修罗一系与因陀罗一系是有什么特殊的吗为什么要和他们区分开来你还没说呢!#


    (划掉)#打生打死了这么多年愣是看不出来对家和自己有血缘关系六道仙人你莫不是被绿了吧?#(划掉)


    “对了,视频君,麻烦你选一个稍微……能够深刻描述柱斑两个纠缠的视频,要深情一点的,谢谢。”


    视频君:MMP我居然被糊弄了!这娃居然有智商?凸(▼皿▼#)


    算了,视频走起吧。


    视频君暗搓搓的将原定的视频向后挪了挪,搬上了另一个视频。


    还是音乐一响起来就让香草扑通一声冲扉间聚聚跪下的那种。


    请不要小看一只视频君的愤怒o( ̄ヘ ̄o)

评论

热度(419)

  1. 心有点疼梧桐之殇——盐分超标 转载了此文字
    梧桐之殇——盐分超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