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雾缭绕

给位太太,要是不喜欢我转载的话跟我说一声就行了,我就会删掉

【扉泉】下梁歪

邪月:

姊妹篇:【柱斑】上梁不正


短篇,全文完


设定柱间救活了泉奈


——————————————————


  “扉间大人不好啦!!”




  “我现在很好。”千手扉间面无表情转过头,对着一路狂奔而来的火影护卫队队员开口,“出什么事了?”




  “柱间大人他……他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我就知道……隐约已经猜到了原因的千手扉间忍不住在心里吊打他那不靠谱的大哥,面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我大概知道他去哪里了,现在你们先回火影楼待命。”




  “是的,扉间大人!”对方“咻”地不见了踪影,千手扉间想了想,不紧不慢朝着之前批给宇智波家的族地走过去,路过和果子店时,还顺手买了一份柏饼。




  明明是当初是敌人,他还能毫无芥蒂治好了濒死的宇智波泉奈,千手柱间对于宇智波的执着实在是让人大吃一惊,千手扉间觉得以他大哥的性格,如果跷班,有八成可能性跑去找宇智波斑了。




  宇智波族地不比正在热火朝天建设的其他族地,是木叶村最早建成的地方之一,族长大宅坐落在族地靠后的地方,千手扉间熟门熟路地走过一间间悬挂团扇标志的房子,最终在目的地的大门口站定。




  “哟!这不是千手老二吗?”没等千手扉间想好敲门的方式,大门自己打开了,门后传来的是异常熟悉的嘲讽声。




  “宇智波泉奈。”千手扉间面无表情吐出这几个字。




  “啊,原来你还记得,我还以为传说中的火影的弟弟从来都不会记死在自己手下的人的名字呢。”




  “我大哥呢。”将宇智波泉奈的嘲讽自动过滤掉,千手扉间皱了皱眉,宅子里并没有感应到千手柱间的查克拉,不仅是这样,连宇智波斑都不在。




  “不在!”宇智波泉奈的心情立刻就变差了,该死的千手,如果不是为了哥哥,他才不会乐意让哥哥跟着千手家的人出门呢!




  “哦。”千手扉间并没有纠缠这个,而是转身欲离开。




  “你等会儿。”宇智波泉奈的鼻翼微微动了动,似乎闻到了一股柏叶的清香,“是柏饼?”




  千手扉间顿了顿,从怀里摸出油纸包晃了晃:“想着端午快到了,路过和果子店顺手买的。”




  千手家居然也有吃柏饼的习惯?泉奈有些怀疑,还没等他说什么,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呀!千手扉间!”




  一个穿着宇智波家族服的小姑娘跑了过来,小心地绕开千手扉间,然后拽住了泉奈的衣袖:“泉奈大人,母亲去医院看望佑一,所以今天是我负责来照顾您。”




  “原来是秋啊。”泉奈微笑摸了摸小姑娘的头,“佑一怎么了?”




  “佑一跟千手家的阿枫切磋的时候掉进南贺川了。”名字叫秋的小姑娘开口,然后偷偷看了一眼千手扉间,可惜千手扉间的表情万年不变,她压根看不出来他到底什么反应。




  宇智波泉奈的手顿了顿,脸上依旧带着温和的笑容:“小秋也很担心佑一吧,如果想去看,那就去吧。”




  小姑娘心动了一下,但是当她看见泉奈脸上的纱布的时候,立马坚定地摇了摇头:“不行,我还要照顾泉奈大人!”




  “我只是在屋子里又不出门,而且不是还有免费的劳工吗。”宇智波泉奈的脑袋朝着千手扉间的方向偏了偏,毫不留情将他打入免费劳工的范围之内。




  “但……但是……”这是千手家的人啊,秋望了一眼千手扉间,这次倒是看见他表情的变化了,虽然只是挑了半边眉毛。




  “这里可是木叶呢,想必火影的弟弟是不会让我在木叶出事的是吗?”




  “啊。”千手扉间发出了一个简单的单音节,似乎是在肯定宇智波泉奈的话,秋犹豫地望着微笑的泉奈,最终下定决心,对着千手扉间摆出了一个自以为凶恶的表情:“要好好照顾泉奈大人啊!我马上就会从医院回来的,如果泉奈大人出了什么事,我会告诉斑大人的!”说完,就飞一样的跑了。




  宇智波泉奈侧着头,似乎听见小姑娘的脚步声逐渐远去,才直起身体,抬手关门。




  然而并没有关成功,一只手拦在了他的面前。




  “你怎么还在这里。”宇智波泉奈一脸嫌弃。




  “你说的,免费劳工。”千手扉间单手支着门框,“不请我进去吗?”




  “说得我好像很乐意你照顾一样,既然如此,那就跟我出门吧。”宇智波泉奈撇了撇嘴,收回了关门的手,想了想,又补了一句,“记得把柏饼带上。”




  过了许久在黑暗中的生活,宇智波泉奈早已习惯利用查克拉感知进行日常活动。跟在宇智波泉奈身后走在宇智波族地的千手扉间头一次看见他那么温和的表情。在自己印象里,宇智波泉奈对上自己的时候,从来都是嘲讽脸。凭心而论,宇智波泉奈容貌纤细而无害,微笑的时候不自觉就会给人好感,倒是跟千手柱间有些相似,许多宇智波家的小孩子都试图跑过来打招呼,但是几乎都被千手扉间面无表情的脸给吓退了。




  再一次不着痕迹地牵引宇智波泉奈绕开路上的障碍,千手扉间终于得到了对方冷哼以外的反应。




  “我要去二条街,听说那里有家新开的居酒屋。”




  千手扉间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据他所知,宇智波泉奈似乎是那种滴酒不沾的人,何况自那一刀过后,他的身体愈发的差了,也许自己应该好好看住他,否则万一出一点事情,某个宇智波族长一定会发疯。




  千手扉间给自己找了一个完美的借口。




  “好的,”千手扉间下意识伸手牵住了宇智波泉奈的手,想了想,还是补上了一句,“你不熟悉宇智波族地以外的路吧,我带你去。”




  千手扉间感觉到宇智波泉奈的手指在他的掌心蜷了蜷,却没有将手抽出来,嘴角忍不住往上勾,然后立刻用理智压下了内心的愉悦。




  两人改变了前进的方向,路上的村民们都一脸惊讶地望着一向对宇智波有偏见的千手扉间居然温柔地牵着他死对头家二把手的手慢慢走在木叶大街上,其紧张的表情就像护着一个容易碎的玻璃娃娃。




  “怎么了?”感觉到周围气氛凝固的宇智波泉奈忍不住皱了皱眉。




  “……没有什么。”




  绝对是有什么事!宇智波泉奈挑起一边眉毛,虽然还是听话地跟着千手扉间走着,内心却在思考如何让这人乖乖自己说出来。




  两个心怀鬼胎的人手牵手走着,气氛却意外的和谐,如果不是路过的两方族人那见了鬼一样的表情,千手扉间觉得,也许一直这样下去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




  看来平时的工作太少了,居然还有人有心思出来闲逛……千手扉间面无表情地想着,毫不留情给属下们定下了往后几年的巨大工作量。




  就算走得再慢,几条街的距离还是很快就走到了,新开的居酒屋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但是很显然,里面并没有宇智波泉奈寻找的人。




  宇智波泉奈站在居酒屋的门口,有些手足无措,千手扉间站在他身边护着他,以免被来来去去的人撞上。




  “看来你要找的人不在这里。”千手扉间双手环胸看着宇智波泉奈,“是在找宇智波斑?他是不是跟我大哥一起走了?”




  “哼!该死的……”宇智波泉奈磨了磨牙,转身欲离开,“既然不在那就走吧!”




  “小心!”一声警示在耳边响起,宇智波泉奈感觉自己被一条臂膀圈住,猛然转了半圈,鼻子狠狠砸在一个结实的胸膛上,还没等他有什么反应,紧接着就是“稀里哗啦”一片瓷器摔落的声音。




  原本热闹的居酒屋瞬间安静了几秒。




  “扉间大人?”柜台后的老板急急忙忙走了出来,瞪了一眼摔了一地酒盏酒壶的服务生,“怎么回事?!还不快给扉间大人道歉!”




  “没事。”千手扉间另一只空闲的手摆了摆,“是我没有看见,老板有空的话就把账单寄到千手大宅吧,我会负责赔偿。”




  “不敢不敢,不过是几个壶,扉间大人请不要放在心上,两位大人需要进来坐坐吗?让老朽好好陪个罪。”




  “不必麻烦了,我们还有急事。”说着,千手扉间结印,感应了一下自己留下的飞雷神术式,抱着宇智波泉奈“嗖”地飞走了。




  直到千手扉间消失不见,安静的居酒屋又开始热闹起来,不过大家讨论的显然不再是自己之前讨论的话题,而是千手扉间刚刚抱着的人,穿着明显的宇智波族服,留着一条小辫子,眼前还绑着绷带,显然是传说中宇智波族长的弟弟宇智波泉奈。




  看来两家合作建立木叶的确是放下了仇恨,没看见连千手跟宇智波家二把手都能在一起卿卿我我了么……




  空间移动过后有些不适,宇智波泉奈抽了抽鼻子,闻到的是一阵无法形容的气味。




  “这是哪里?”宇智波泉奈终于想起来,挣扎出了千手扉间的怀抱。




  千手扉间望了望自己的手,压下了内心深处的失望,回答道:“我的实验室。”




  比起继承了千手家木遁的千手柱间,千手扉间更热衷于研究各种奇奇怪怪的忍术,有用的很多,比如曾经差点杀死宇智波泉奈的飞雷神斩,而没什么用的显然更多。




  “这是模拟木遁,但是威力太小,并不能够在战场使用。”千手扉间打开一个卷轴,结印,水属性的查克拉与土属性的忍术结合,变异成木,其威力却顶多只能让盆栽开花。




  “很有意思,想亲眼看看。”宇智波泉奈抚摸着花朵,手指尖温柔地描绘着花瓣的形状,仿佛这样就能在脑海中浮现出花朵美丽的模样。




  “……”千手扉间卡壳了一下,他还记得,宇智波泉奈那双黝黑而又深邃的眼睛望着他的时候,会变成红色,带有漂亮的花纹,像是最美丽的罂粟花,让人不自觉就沉迷其中。




  千手扉间一直以为,自己只是被宇智波家的眼睛自带的幻术迷惑了,但是他现在看不到这个宇智波的眼睛,那种心情却依旧没有变过。




  终于抛弃了引以为傲的理智的束缚,千手扉间伸出手,抚上了宇智波泉奈的脸,带着老茧的手指滑过纱布与细腻的脸蛋,最终停留在唇角。




  宇智波泉奈脸上的表情有些惊愕,但是却很快反应了过来,他张了张口,半晌只挤出了一句:“原来是这样吗?”




  “唔……”千手扉间只单纯发出了一个音节,也不知道是肯定还是否定。




  “……我不会离开哥哥的。”




  “我知道。”




  “我也不会原谅你的。”




  “我知道。”




  “……”




  “……”




  “你这人怎么这么讨厌。”




  “嗯,我知道。”千手扉间的眼神柔和了下来,他将那朵一直被宇智波泉奈抚摸的红色石竹摘了下来,放在他的掌心,“我正在研究瞳力的转移。”宇智波泉奈的失明是因为他将瞳力与写轮眼一起给了宇智波斑,没有了瞳力,就算移植了别的眼睛,也一样不能视物,千手家并没有瞳术血继,所以千手扉间对于这方面的研究不多,但是这次有宇智波家的成员与日向家的精英参与,千手扉间相信,宇智波泉奈恢复光明的日子指日可待。




  宇智波泉奈沉默了半晌,却最终没有给千手扉间一个明确的答复,只是扯了扯嘴角,牛头不对马嘴地说了一句:“我不想待在这里了,送我回宇智波吧。”




  “……好。”




  或许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就已经掉进了一个名为宇智波的陷阱,无法自拔了。




  ……




  就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就结束,千手扉间惊魂不定地望了一眼擦着他脑门飞过去钉在树上的手里剑,如果不是宇智波泉奈及时扑到了宇智波斑怀里,手里剑飞得就不是树,而是脑门了。




  “哥哥怎么来了。”




  “担心你。”说这句话的时候,宇智波斑还不忘恶狠狠瞪一眼千手扉间。




  “真是,都说我不是小孩子了啊哥哥!”




  那边宇智波兄弟兄友弟恭,这边千手柱间狂奔过来说得第一句话竟然是还没死就好,这一刻,千手扉间是非常想把他家大哥给按在地上揍一顿的……虽然未必打得过。




  “你居然还敢接近泉奈,信不信我打断你三条腿。”撂下一句狠话,宇智波斑毫不留情带着宇智波泉奈转身就走,宇智波泉奈回头笑了笑,却对着千手扉间开口说道:“那个新术式很有趣,明天我会再找你的。”




  送走了宇智波兄弟,顺便还调戏了一把宇智波斑的千手柱间意外地望了千手扉间一眼,开口说道:“看起来你跟泉奈相处得还不错嘛。”




  “哼!”千手扉间毫不留情用鼻子回答了自家大哥。




  “不错不错,都应该好好相处嘛啊哈哈哈哈~~”




  “大哥,你现在应该想想其他事了。”千手扉间面无表情地开口,“办公室积累的文件大都是今天之内必须完成的紧急文件,如果不批完的话……刚刚听你说想去宇智波家找宇智波斑?”




  千手柱间一瞬间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变成灰白,他一把抓住千手扉间的衣角哀嚎着:“弟弟!你可是我亲弟弟!你不能这样坑哥哥啊!!”




  “呵呵……”这个时候想起来兄弟感情了,千手扉间面无表情抓住了千手柱间,毫不留情使出了飞雷神,一把将他甩进了火影办公室,而早得到消息守株待兔的千手桃华一瞬间领导着众人布下了层层叠叠的封印结界。




  解决掉一大麻烦的千手扉间拍了拍手掌上的灰,开始思考,明天泉奈要来的话,准备些什么有趣的术比较好呢?




  唔,还是先去多准备一点甜点吧……

评论

热度(408)